快捷搜索:  88888  美女    名称  as  交警  88888[]  美食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最近,仅31岁的奥地利外长塞巴斯蒂安·库尔茨赢得了总理竞选,奥地利诞生了一位欧洲最年轻的总理,年轻和高颜值的总理让人眼前一亮,也让奥地利再次走入我们的视线。

很早便听人讲,奥地利是阿尔卑斯山脉中最精彩的地方之一,低调、从容,还有恰到好处的奢华,其中又以萨尔茨堡更让人难以忽视,自然与文化在这里水乳交融。莫扎特,还有那部留连于电影与现实之间的《音乐之声》,让萨尔茨堡充满了浓浓的怀旧气息。许多年过去了,那些音乐、歌曲、和故事从未褪色,始终给人一种暖心与感动。

图文:寒江

想了解萨尔茨堡的3日游攻略,关注凤凰旅游微信(travel_ifeng),回复“萨尔茨堡”即可收取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音乐大师摇篮

音乐是这座城市永恒的主题,这里诞生过莫扎特、卡拉扬等音乐大师,贝多芬、海顿等大师在此创作了大量不朽的乐章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莫扎特塑像

如果说电影《音乐之声》是萨尔茨堡的一张名片,那么乐神莫扎特无疑是城市的灵魂,从某种程度上讲,莫扎特重塑了城市的性格。无需怀疑这些是萨尔茨堡人将音乐大师作为一种城市广告,在老城中走上一遭,听人聊聊往事,便会发现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自豪与热爱。

当地人细心呵护着与莫扎特有关的地点和故事,从萨尔茨河东岸的莫扎特音乐学院,到西岸的粮食胡同,再到城堡下面的大教堂,到处都是大师生活过的地方,甚至连他常坐下来喝咖啡的小店都依然还在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萨尔茨堡中世纪小巷里,藏着数不清的秘密,莫扎特就出生在粮食胡同的一栋老房子里。不得不承认,莫扎特是一位伟大的天才,在他还是6、7岁孩童时,就表现出不可思议的音乐能力。莫扎特的父亲是宫廷乐师,他的一位同为宫廷乐师的朋友萨何特奈,有一把音色圆润的小提琴,小莫扎特试拉了几下,对宫廷乐师说,“你的小提琴音调比我的低八分之一。”这位乐师认真地比较了一下两人的琴,发现果真如此,不由得惊诧万分。而小莫扎特在这个年纪时,对于音乐过耳不忘,并能以丰富的方式来表达同一曲调,当真是天赋异禀。

现在粮食胡同的莫扎特故居,一面大大的奥地利国旗自楼顶向下悬挂,每天都有大师的追随者蜂拥而至。故居内不允拍照,便在门口的老式门铃前合影,更是一种别样的纪念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后来,莫扎特也成为萨尔茨堡大主教的宫廷管风琴师,离开萨尔茨堡,再回来,再离开,对自由的渴望与来自主教的羁绊让他的境遇并不那样美好,贫困与潦倒一直和天才如影随形。35岁那年的一个冬日,莫扎特在维也纳去世,群葬在一个公共墓地,连墓碑也没有。

西方对墓地并无太多忌讳,倒是一个适合思考生与死的地方,萨尔茨堡也不例外。市中心林茨大街的圣塞巴斯蒂安墓地,中间有一座高高的石室,在一片低矮的墓碑中甚是显眼,那是权重倾城的大主教的墓室,死后也喜欢被别人簇拥着。这片墓地埋葬着莫扎特的祖母、父亲、妻子,以及妻子后来的丈夫,却唯独没有他的母亲和姐姐娜纳尔。

莫扎特去巴黎时,母亲也跟他去了,却再也没能回来。娜纳尔在遗嘱里写明不与莫扎特的妻子葬在一个墓地,而是葬入了圣彼得墓地。这是萨尔茨堡最早的墓地,埋葬着众多名人,卡拉扬的老师、海顿的弟弟、大教堂的建筑师等等。当年第一任主教罗伯特连同圣彼得教堂一起修建的这片墓地,更早的历史可溯至古罗马时代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墓地一侧的岩壁上,有一条中世纪凿出的狭窄而陡峭的台阶,直将人引至上方一间间阴暗的石窟,那些都是当年传教士们布道的地方,窟壁至今还能看出一些彩色壁画,这些传教室比罗伯特的主教时光还要早上两百多年。一千多年来,仅有的几十处墓穴被一代代故去的人挤得满满当当,再有任何一位逝者想埋进圣彼得墓地都比登天还难。今天,圣彼得墓地成了旅行者游览的地方,有了生与死,一个人的一生才算完整,除了莫扎特家族,其他人又有着何样的故事。生与死,阴阳终究两重天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大教堂

莫扎特用他传世的音乐重塑了萨尔茨堡,1841年他逝世50周年的时候,人们想在离大教堂不远的地方竖起他的雕像,后因发现了罗马时期的马赛克地砖遗址而延至次年。现在,莫扎特雕像目视教堂,所在的莫扎特广场成了人们来萨尔茨堡的必到之处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7年授予萨尔茨堡的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石碑就在莫扎特的脚下,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纪念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莫扎特巧克力

在萨尔茨堡,人们还以一种甜蜜的方式纪念着莫扎特这位音乐大师,不时进入眼帘的巧克力球,外面包装纸上印着莫扎特的形象。别轻视这小小的巧克力球,诞生已有120多年,是在大师逝世100周年时由保尔·福斯特发明的。现在,老城仍有三家FURST咖啡店,蓝色莫扎特巧克力球是主营,一直保持着手工制作,味道自然不凡。而大多数红色的莫扎特巧克力则是机器加工出来的,方能满足世界各地游客的纪念需求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萨尔茨堡是一座爱乐之城,仅有15万人口的城市,仅音乐厅就有十多座。每年7至8月的萨尔茨堡音乐节,更是全球音乐迷心中水准最高、最富盛名的音乐节庆。这个创立于1920年的音乐节,是欧洲三大古典音乐节之一,其前身是莫扎特音乐节,而指挥家卡拉扬曾亲自领导与指挥音乐节长达30多年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而到了每年11月至12月,萨尔茨堡都会举办基督降临节音乐节,这已成为每年萨尔茨堡圣诞节前的固定节目,每年吸引近4万人前来聆听。这个音乐节诞生于1946年,最开始由音乐家、歌唱家和传统主义者Tobi  

Reiser召集自己朋友们一起唱歌、做音乐,最开始,只有不到40位听众在一个没生火的房间听他们动人的歌声和旋律,逐渐地,听众数量不断增加。他们的首次正式演出于1950年在主教官邸的皇家大厅举行,1952年,基督降临音乐会搬到了萨尔茨堡大学礼堂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萨尔茨堡

当然,你可以选择观看常演不衰的《音乐之声》,坐在台下去追忆那逝去的时光,为那种仿佛的穿越而感动。那晚,我选择了在莫扎特基金会的音乐厅内莫扎特交响乐团的音乐会,邻座的艾薇琳曾是乐团的一位女高音,维也纳人,嫁到萨尔茨堡61年了,80多岁高龄的那份优雅与从容,如这城,满满的都是故事,青春、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只有一次,且行且珍惜。音乐会间歇时,人们来到室外的院落里,轻饮一杯葡萄酒,尽享萨尔茨堡的夜之美好。

萨尔茨堡:音乐大师的摇篮 | 全球GO

责任编辑:旅游吧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