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  88888  美女  美食  as  88888[]  交警  名称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据国外媒体报道,“地球的肺”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燃烧,烟雾甚至蔓延到了3000公里以外的城市,成千上万的火海在亚马逊雨林中肆虐,热带植被、树木和其中所栖息的动物都被化为灰烬。炼狱般的大火烧得人心疼,但愿这场生态浩劫不会夺走地球最美的“人间天堂”。

亚马逊雨林横跨9个国家,占全球雨林面积一半,被称为“地球之肺”。提起亚马逊热带雨林,总会勾起人们对地球上这片神秘幽森之地的无尽遐想。凤凰网旅游特约作者刘砚,带领大家一同走进那些不为人知的亚马逊。

在亚马逊广袤的雨林中,如果你满怀期待地希望遇到那些手持长矛、全身赤裸的印第安原住民,那就错了。即使是居住在丛林最深处的部落,他们或多或少都与外部世界有过接触,这一点,从他们身上的棉质T恤就能判断出来。如果你认为他们已被现代文明所同化,那更是大错特错。实际上,丛林里的怪力乱神之事一直都在发生。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走进那些不为人知的亚马逊部落

初探亚马逊印第安部落一路阻碍一路惊奇

美国国家地理》一部关于亚马逊印第安部落的纪录片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,它讲诉了上世纪60年代,人们在秘鲁和厄瓜多尔交界的丛林地区发现了一个被称为“缩头巫师”的部落,那里的人擅于将敌人的头首割下,然后利用一种祖上传下来的秘密技术将人头缩小、风干,随后当成战利品来展示。后来,关于“缩头巫师”的记录消失得无影无踪,没有任何资料提及。

正是想到了那些亚马逊部落里正在消失掉的传统仪式,它激起了我前往丛林深处的愿望,去亲眼看看那些传说中的怪力乱神。

于是,我来到了秘鲁的Iquitos,这个城市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不通陆路的城市,亚马逊的支流和干流密密麻麻的将其包围,去往这里只能通过飞机或船舶。幸运的的是,我们在路边的一家餐馆认识了经验丰富的丛林向导Huan,他向我们提供了一张秘鲁的军用高比例尺地图,更重要的的是,他知道怎样前往我们想去探寻的“猫人部落”。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初探亚马逊印第安部落一路阻碍一路惊奇

在此之前,我们打听到的情况令人诧异:“猫人部落”的真实名称被称为MATZE,部落里的印第安原住民以面部的美洲豹纹身而闻名。在一张网络图片资料里,我初次见识了猫人部落的真容:一个上身赤裸的妇女充满敌意地看着正在拍摄的镜头,而在她的鼻翼两侧,分别插有三根15厘米长的竹签,看上去像猫的胡须。嘴唇四周弧形的黑色豹纹线条一直延伸到耳朵。在文史资料的记载中,“猫人部落”一次与外部世界接触的记录是在1969年,教会进入雨林传教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个崇拜美洲豹的印第安部落。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文献中的最后一句话:他们的世界充满着需要畏惧的巫术,其中就包括以近乎自杀的方式来执行的净身仪式。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猫人部落

准备过程繁琐而十分必要,向导Huan不仅要协调秘鲁军军方的水上飞机搭载我们前往秘鲁、巴西交界处的小村庄ANGAMOS(那里已经离开亚马逊的主航道足足有807公里),武威,还要在当地找到一只独木舟和船夫。船夫的任务异常艰巨,他承担的工作包括:翻译、人工导航、驾驶独木舟连续十个小时在密林中穿行。从地图上看,我们所在位置只不过位于亚马逊多如毛细血管的支流中的一支,但就是在这条支流周围,也纵横交错着密密麻麻的细流。其中,点缀着几个小黑点,那些点便是MATZE部落的定居地。

独木舟是由一颗粗大的树干凿空而成,后面装置了一台秀吉斑斑的发动机。我们将所有的东西都倒腾了上去,这里面包括了20升汽油(独木舟旅程遥远,中途需重新添加汽油)、拍摄器材、5个成年男人。这样一来,我们大家都蜷缩在独木舟上根本不敢动弹,河水的水平面与腰部平行,只肢体有任何动作,独木舟便开始摇晃。一旦独木舟失去平衡,我们落入河水中,便可能会遭遇凯门鳄的袭击。大家都不说话,为了安全起见,宁愿这样憋屈十个小时。

河岸两盘的树枝纵横交错,组成了遮天蔽日的穹顶,充满霉味的空气完全静止。但我们独木舟经过后,发动机的震动卷起了丛林中的一阵喧嚣,飞鸟挥翅、水波荡漾,随后一切又归于平静。船夫间缝插针的随机寻找可通行的空间,在密林中瑟瑟前行,像这样的河道密如蛛网,多如毛牛,要准确定位一条线路前往猫人部落可能性几乎为零,只有常年在的生存经验来判断哪里是死路,哪里没有危险。不过,正是这样的雨林编织出了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,它们支撑着地球上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生物。

八个小时之后,之前静观大自然所得的喜悦,转瞬间已经换成了小心翼翼。河道越来越狭窄,从水里冒出的植物越来越密集,我们时常弯腰避让,向导还警告说,不要乱摸任何植物,长在这里的植物大多都是禁果,含有吗啡和古柯碱之类的毒素,就连树叶也碰不得。当我们眼前豁然开朗的时候,前方是就是“猫人部落”的聚集地。虽然经历长途独木舟跋涉但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多不确定事件,首先而来的问题便是:我们不能上岸进入部落,因为没有酋长的许可。

在出发前,向导Huan对此已经有所准备,他带领当地船夫作为翻译,去拜见酋长。随手携带的还有我们专门在出发前采购的渔网、砍刀等“见面礼物”。两个小时后,喜讯传来,酋长允许我们进入部落。之所以耗时这么长,是因为向导Huan花了大量的时间向酋长解释,我们2位东方人来到丛林里,希望见到传说中“猫人”净身仪式。就在我们等待的过程中,部落里的人已经开始向我们的船围了过来,有老人、小孩、扛刀的妇女,他们先是远远的朝我们望过来,后来几个大胆的小孩凑得更近。我们在船上唯一能做的,便是以微笑作为回应。也就是在这个时间,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猫人的纹身装饰。

部落里面有纹身图案的全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嘴唇四周有统一的墨色花纹,每间隔一段距离就有个孔。原来,这些孔就是用来插放装饰成美洲豹模样的胡须。通常,那些竹签制成的胡须会刺入脸部肌肉中很深的部位,这样才不至于让它们在晃动中遗落。我发现,有的长老不仅黑色的豹纹纹面痕迹很重,他们还将一种被称为Anatto的植物种子的红色果汁涂抹在自己的眼睛上。胡须、豹纹、彩面,这样的打扮与装饰就是“猫人”心目中的美洲豹形象。

在亚马逊丛林深处,这片土地的主宰是美洲豹,于是“猫人部落”对这种动物异常崇拜,甚至将其神话。他们认为森林里正是因为有美洲豹这种神灵而显得生机勃勃。如果要在丛林中生存下来,就要让部落人的身体处于自然的状态,与美洲豹无异,他们对此深信不疑。根据MATZE部落的装饰习俗,这个印第安部落原住民被称为“猫人”的名号便由此得来。

除了将自己装饰得像美洲豹一样霸气而美丽,“猫人部落”还善于在丛林中“欺骗”一种隐蔽性极强的生物,而这做的目的,也直接和他们的神圣的“净身仪式”有关。

“猫人”净身仪式前期准备:引诱剧毒青蛙

森林的本性就是浓重的绿色,如同一座罗马式大教堂那样的若明若暗,每天只有日落和日出时分显得有生气,就像两次盛大的弥撒。这个傍晚是我们进入“猫人”部落的第二天,白天出去打猎的男人开始陆陆续续回来,酋长告诉我们,今天晚上有为一个部落男子举行的“净身仪式”。

天色暗了下来,部落男女老少都聚集在了部落里的一块空地上,几个强壮的男子开始为仪式做准备工作。向导Huan告诉我,他们要去树上捕捉一只青蛙,那种青蛙会分泌一种剧毒,毒液进入到任何一种高等生物的血液里,都会对其产生致命打击,轻则神经性损伤,重则暴亡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赶紧跟在那些男子的后面,最前面的男子光着上身,手里拿了一把灯光极为昏暗的电筒。寻着若隐若现的光柱,大家进入了丛林。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“猫人”净身仪式前期准备:引诱剧毒青蛙

在亚马逊地区,几乎每种生物都是其他生物的食物,如果要存活下来,多半要靠“欺骗”这样的把戏来骗过捕食者的眼睛,比如那些可以伪装得跟植物一样的昆虫。更何况,现在妖夜荒踪,漆黑的夜里什么都看不见,怎能捕捉到青蛙?

情况恰恰相反,现在正是“猫人”开展“欺骗”与“反欺骗”游戏的时机。只听见几道树叶抖落的声音,“猫人”已经开始徒手上树。他们用树枝藤条编织了一个圆圈,然后两只赤脚配合这个圆圈与树干接触形成摩擦力,从而帮助“猫人”一段段稳健的向树梢爬去。这种大树被当地人称为“Zapote ”,剧毒青蛙在夜间栖息就栖息在上面。但“猫人”怎样才能得到它们呢?这个问题想起来很难,但看着“猫人”接下来的一举一动,立刻豁然开朗。原来,在“猫人”爬树的同时,他们的手中会采摘一片Zapote树的大树叶。这个树叶就是就是欺骗剧毒青蛙的有利工具:由于青蛙感到了猫人上树所引起的震动,它们便开始在树枝上下乱窜,趁此时机,“猫人”突然将自己的身体静止停留在树干上,并将树叶慢慢的移向青蛙。但四周一切都安静下来后,剧毒青蛙解除自己的防范意识,很容易被树叶所散发的一种特殊气味吸引,并停留在树叶上不再移动,恰恰就是在这个时候,“猫人”将剧毒青蛙欺骗了,一旦青蛙上了树叶,“猫人”便开始一段段往树下滑动,即使动作幅度过大,青蛙也难以摆脱树叶对它的吸引。

这种靠树叶引诱剧毒青蛙的方式我之前闻所闻文,它看起来如此轻松并且简单,但我知道,从上树到选用树叶开始勾引毒蛙,这里面聚集了“猫人”长年累月的丛林生存技能与智慧。当他们手持树叶滑到地面上的时候,我离更近了,它的各种细节都一一映入眼中。在灯光下,青蛙呈现出透亮的宝石绿,这种绿色给人的感觉是很有冲击力,似乎要穿透皮肤的表面,将全身都侵染成这种色调。青蛙背部的肌肤异常纯粹、干净,没有任何花色,虽然有点驼背,实际上这包含了一种奇妙的生理构造——麻痹腺,它位于青蛙眼睛后方肩部突出的那个部位,这种腺体能分泌一种粘稠的液体,青蛙将其抹在全身,避免变干。同时也能避免掠食者吃掉自己,因为液体有毒。

准备还工作完成,上树捕捉青蛙是只前戏,诱导它释放出毒液才是高潮。众人手持树叶,带着毒蛙往回走。路过一条部落聚集周围一条溪流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一条电鳗的尸首,浑身沾满泥浆,许多苍蝇、蝴蝶和各类昆虫在其身上,一米长的身躯被劈成两半,一半蜷缩成一个S形,一半浸泡在河中。向导Huan告诉我,那是“猫人”今天下午的杰作,由于电鳗经常会袭击在水边嬉戏的孩童,于是部落里有规定,在定居点看到电鳗:格杀勿论。“猫人”凶悍之风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回到部落定居点后,“猫人”又开始和毒蛙斗智斗勇,他们一方面不能让自己的手指接触到毒蛙,一方面还要将四条细藤套住毒蛙的四条腿。不到几分钟的功夫,便大功告成。随后,“猫人”将四根竹签插在土地上,并将套在青蛙腿上的细藤另一头,拴在了竹签上。就这样,毒蛙被牢牢在空中,离开了它所依附的树叶温床。由于它的四肢被细藤绷得很紧,无法动弹,于是天生的应激防卫反应有开始出现。在这一刻,青蛙的自卫应该进入了最高级别,从它们宝石绿的皮肤表面,开始分泌一种粘稠的白色液体,一分钟后,这种液体覆盖在了青蛙全身。那就是传说中的致命毒液,也是“猫人”在净身仪式里最重要的东西。

分泌玩毒液之后,这只青蛙便完成了某种使命,于是“猫人”割断了绳条,放任其爬向丛林深处。

亚马逊“猫人”部落“自杀式”净身仪式:灌毒液

“猫人”部落所谓的净身,那是对在使用剧毒液体后产生生理反应的一种解释,将青蛙的剧毒液体灌入身体内部,这是他们祖辈留下来的传统。通常,部落里的每个男人都会经历一次,勇敢的女性也可尝。尤其是在捕猎运气很差的时候,“猫人”部落更需要借助此仪式来获得新生与力量,以便让他们在丛林中有所收获。至于人体对这种毒液到底有多大的反应,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有所判断。

在火堆旁目睹净身仪式的整个过程真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。一位年轻的“猫人”准备开始接受剧毒的洗礼之前,向导Huan让四周的每个人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手臂,臂膀上面都有几个被灼烧过的点痕,那便是剧毒被灌进身体的地方,部落里的每个人在展示这些痕迹的时候都异常自豪,也许是这种情绪突然感染向导Huan,他居然提出了要亲自尝试这种被文献定义为“近乎自杀行为”的净身仪式。谁也阻止不了他的决定,一位“猫人”部落的长老已经拿起了被用被火烧得冒烟的锋利木棍。

一声惨叫,一阵白烟。温度极高的木棍一头直接刺入臂膀内,立刻拔出后,便留下了洞痕。连续重复了四次之后,酋长示意可以将粘稠的白色毒液灌进这些洞痕里。如果洞口再多,灌入的液体就越多,但向导可能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毒药剂量。我们默默地看着,心里其实异常紧张,向导在被高温木炭刺洞的时候,他的每一声尖叫都让我心里一阵紧缩。

灌入青蛙剧毒后的十分钟,向导Huan没有呈现出任何麻烦的迹象,仍然有意识,他知道自己即将昏迷八个小时,同时还在安慰我们不用担心,随后,毒素不知不觉浸入了血液中,Huan开始反应自己头疼,胃不舒服。由此看来,毒素开始发作,身体机能的警铃已经响起。再后来,向导Huan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为时已晚,嘴里含糊不清地叫嚷着,体温开始迅速升高,全身开始颤抖、流汗,这些症状有如疟疾,但比疟疾更惨痛的是,Huan的胃部开始翻江倒海,呕吐不停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我很清楚的感觉到,Huan的意识已经不清,在几次口吐泡沫之后,他就本能地倒地躺下,陷入昏迷之中。于此同时,那位长老有开始给下一位年轻“猫人”重复刚才的灌毒过程,二十分钟后,同样是全身颤抖、同样是口吐白沫。酋长向我们示意,这个呕吐的过程,就是将体内脏东西排泄的过程。清空体内的污秽之后,在接下来的昏迷时间里,便是人体在重新蓄积能量,直到清醒恢复意识为止。更重要的是,一旦部落族人在亲自参加完这种“净身”仪式后,他们便会在丛林中拥有旺盛的生命力和高超的捕猎能力,这便是“猫人”所谓的重生之意义。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亚马逊“猫人”部落“自杀式”净身仪式:灌毒液

那位“猫人”还在不停地呕吐,我一面听着混杂着含糊呓语的呕吐声,一面看着眼前令人痛苦的一幕,试着把那痛苦的一幕和我有限的类似经验联合起来,以便让自己确认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。想了很久,喝醉酒以后的不省人事与嗷嗷大吐算吗?似乎远远不能和眼前这哥们所表现出来的痛苦状态相比。算例,没有丝毫的可比性,仅有的一束头灯光柱在黑夜中闪烁移动,像是一道魅影,这让现场更加飘渺迷幻。

我一直在祈祷,8个小时以后,我们的向导Huan会平安的醒来,但有个疑问在我脑海里出现:一旦尝试了这种净身仪式后,会有什么样的迹象来显示生命的转变,他在意识恢复后首先会听到什么样的声音来证明新世界的开始,苏醒后他会感受到什么样的气脉进入到他的五脏六肺?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你不知道的亚马逊雨林:亲历“猫人”部落自杀式净身仪式

净身仪式:灌毒液

接下来的8个小时等待时间里,对“猫人”净身仪式功效的疑问让我不能自拔,于是我只能用之前看过的一个结论来安慰自己:如果科学解释不了世界,我们就用哲学来讨论;如果哲学不行,就来玄学;如果玄学再不行,我们就来灵学;如果灵学再不行,我们就来怪力乱神。

是的,在亚马逊的世界,有些东西只能用怪力乱神来解释。

凤凰网旅游微信公众平台账号:travel_ifeng

生活家私人微信:lifeofwealth2015

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,订阅“旅游”,获得更及时、更有用、更有趣的旅游信息

欢迎投稿至:all_travel@ifeng.com

我们将为你的作品提供亿万人观看的平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